讲不出再见

如烟

我不经意的时候

你出现了

我深情追逐

你不见了


你如烟

没有烟瘾的我

却终日指尖缠绕


你如烟

跳跃在各处的灯火阑珊

我知道

你只是在寻找落脚的地方


每一个深夜

其实都有一个灵魂

在陪着你


如烟

缠绕


无题。

林深时见鹿

海蓝时见鲸

梦醒时见你


人生没有重来

贪婪有何不可

我从未爱过这世界

我只爱你


淡然一些

从忽然的亲近到疏远

不管有意无意

这只是一种表达

或者是刻意


我试着淡然一些

保持冲动的克制

因为我没有把握

是温暖的问候还是意外的骚扰


就这样淡然一些

尝试说服自己知足一点

或许这样会更多惊喜

哪怕只是一种自我安慰


带着渴望

等天亮

带着念想

入梦乡


努力的不去在意

你是否在意

尽量的不去想起

你是否会想起

现实之中,我总是迷茫了过

边城诗社:

文/是人

一霎那间闭上眼
落花总是时节,盛放在每个阳光天
我喜欢下午的暴雨
暴雨过后衬着霞光的远方,摇曳的梦
柳絮傍着流水,仍优雅如初

我嗅那幽香
是慵懒的情欲,是无奈的生活

一把伞,罩着花;执着笔却满是败草的思想
烧了,时间后是无知和浅薄
墙后是团花锦簇,只求——
在我睁眼看见光的时候,谁能一刀杀了我

邂逅

边城诗社:

文/子寒

人生是一条狭长的路

我常常在别人的轨迹里猜测自己的转角

如果我残疾 这凄楚的部分

是我胎记里的胎记

可如果遇见你 这意外的部分

我该寻怎样的一句来解释凄楚之外的情愫

你把自己的眼泪滴到我的眼睛里

哭倦了

再把你的鼻息均匀地放在我的深夜里

我心疼你故事里的几次停顿

我心疼你身世里的几次荒凉

你说爱情是水乳交融的一次邂逅

短暂而辉煌

越完整的靠近暗示着越清晰的隔膜

无论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

我们都受自由和私心的支配

只有那一晚施加你身的

爱与恨共同交织的情欲

还留在我缓慢而悠长的缄默里


当真

你的随口一句

我都当真

总怕你寂寞烦恼不开心

却突然发现,其实你比谁过的都精彩!

无题

       每一天,都似乎平淡如常。没有谁会在意,刻意的搭讪或者是无意的问候,到底是带着怎样的色彩。


       细致的在乎到每一个可能的细节,你喜欢听的歌,你喜欢听的电台,你喜欢的偶像,你新发表的心情...


       到底是怎样一种病态,才会这么充满着激情,是啊,是有多久了,平淡了多久了啊,扪心自问,最后却淡然一笑。莫非,真是前世的情债,让我此生来还。


       念想却又不敢叨扰,迫切却又刻意的从容不迫,你不知道在这张看着平淡无奇的脸的背后,藏着多少小鹿乱撞。


       谁会懂,谁愿意懂。


       捧起你的脸,看着你滑落的泪,我比失去所有都更难受。


       也许只是酒后触情,也许只是寂寞作祟,可我宁愿,当作这是一种纯美的爱情,对,没有一点点杂质的爱情。


       即便,已过去五千多个日夜,可每一个细节,我仍然能够清晰的想起,不需要任何的刻意提醒,不需要任何的情景熏陶,对,就是这么的深刻。


       我从来都没有为此感到懊恼,或者后悔,或者纠结,是的,我比任何时候都更清醒。


       当在梦里,我看到你,我抱着你,轻吻你,待我醒来,眼角竟是陌生已久的泪水。


       不管你的人生中,有多少记忆,有多少过往,不管我在这些记忆中,有份量几许,我都不在意,不在意。


       我相信,直到我的生命终结,我都会和现在一样,爱你!


关于爱情

边城诗社:

 


文/ 青慕


 
遇见你之前


我曾听说过一万种爱情故事


遇见你之后


我想告诉别人第一万零一种








 




 

袖手旁观  -李健

寂寞让人盲

思念让人慌

多喝一点酒

多吹一些风

能不能解放

生活有些忙

坚持有点难

闭上一只眼

点上一根烟

能不能不管

你最近好吗

身体可无恙

多想不去想

夜夜偏又想

真叫人为难

你的脸庞

闭上眼睛就在我面前转呀转

我拿什么条件能够把你遗忘

除非我们

从一开始就不曾爱过对方

你的近况

断续从朋友口中传到我耳旁

我拿什么条件可以袖手旁观

除非你说

离开我你从不曾觉得遗憾

生活有些忙

坚持有点难

闭上一只眼

点上一根烟

能不能不管

你最近好吗

身体可无恙

多想不去想

夜夜偏又想

真叫人为难

你的脸庞

闭上眼睛就在我面前转呀转

我拿什么条件能够把你遗忘

除非我们

从一开始就不曾爱过对方

你的近况

断续从朋友口中传到我耳旁

我拿什么条件可以袖手旁观

除非你说

离开我你从不曾觉得

遗憾


过分在意

总是过分在意

你是否留下什么信息

然后一次次失望

原来是我过分在意


自己知道

这又何必

可那股想法就像身体里流动的血液

我也是身不由己


其实何必在意

你是否在意

我就是我

你只是你


过分的偏执

或许会打扰到你

我其实不愿意提起

这是否也在埋葬自己


不去在意

你是否在意

我就是我

你是否还是那个你


不管是夜深人静

还是黎明初起

你知道

我其实只想知道你在哪里


亢奋的苹果 - 2016/08/15